【紀念吳昌碩誕辰170周年系列一】海上巨擘、一代宗師——吳昌碩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04-20 16:58:56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吳昌碩(1844.8.1 —1927.11.29)原名俊,字昌碩,別號缶廬、苦鐵等,漢族,浙江省孝豐縣鄣吳村(今湖州市安吉縣)人,是晚清著名畫家、書法家、篆刻家,為“后海派”中的代表,是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長。吳昌碩與任伯年、趙之謙、虛谷齊名為“清末海派四大家”。



    地處安吉縣鄣吳鎮鄣吳村上街的吳昌碩故居


    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8月1日,生于浙江省孝豐縣鄣吳村一個讀書人家。幼時隨父讀書,后就學于鄰村私塾。10余歲時喜刻印章,其父加以指點,初入門徑。咸豐十年(1860年)太平軍與清軍戰于浙西,全家避亂于荒山野谷中,弟妹先后死于饑饉。后又與家人失散,替人做短工、打雜度日,先后在湖北、安徽等地流亡數年,21歲時回到家鄉務農。耕作之余,苦讀不輟。同時鉆研篆刻書法。同治四年(1865年)吳昌碩中秀才,曾任江蘇省安東縣(今漣水縣)知縣,僅一月即去,自刻“一月安東令”印記之。


    呂萬作 《吳昌碩與二夫人像》 (昌碩先生左側為原配章氏夫人,右側為施氏夫人) 吳超先生家藏


    同治十一年(1872年),他在安吉城內與吳興施酒(季仙)結婚,浙江歸安縣(今屬吳興縣)菱湖鎮人。結婚后不久,為了謀生,也為了尋師訪友,求藝術上的深造,他時常遠離鄉井經年不歸。光緒八年(1882年),他才把家眷接到蘇州定居,后來又移居上海,來往于江、浙、滬之間,閱歷代大量金石碑版、璽印、字畫,眼界大開。后定居上海,廣收博取,詩、書、畫、印并進;晚年風格突出,篆刻、書法、繪畫三藝精絕,聲名大振,公推藝壇泰斗,成為“后海派”藝術的開山代表、近代中國藝壇承前啟后的一代巨匠。二十二年被舉為安東(今江蘇省連水縣)縣令,到任一個月便辭官南歸。三十年夏季,與篆刻家葉為銘、丁仁、吳金培、王等人聚于杭州西湖人倚樓,探討篆刻治印藝術,1913年杭州西泠印社正式成立,吳昌碩被推為首任社長,藝名益揚。七十歲后又署大聾。中國近代杰出的藝術家,是當時公認的上海畫壇、印壇領袖,名滿天下。


    吳昌碩與兒子、兒媳及孫子們


    民國16年十一月(1927年11月6日),吳昌碩突患中風,十一月初六(1927年11月29日)病逝滬寓,享年84。1933年11月,遷葬于浙江余杭縣塘棲附近超山報慈寺西側山麓,墓地坐落于宋梅亭畔。墓門石柱上刻有沈淇泉(衛)所撰聯語:"其人為金石家,沉酣到三代鼎彝,兩京碑碣。此地傍玉潛故宅,環抱有幾重山色,十里梅花。"鄣吳村有他的衣冠冢。西泠印社辟有吳昌碩紀念室。1984年,在遞鋪鎮建吳昌碩紀念館,1987年,修復其在鄣吳村的故居。吳昌碩的繪畫、書法、篆刻作品集有《吳昌碩畫集》《吳昌碩作品集》《苦鐵碎金》《缶廬近墨》《吳蒼石印譜》《缶廬印存》等,詩有《缶廬集》。吳昌碩有三子一女,次子吳涵、三子吳東邁均善篆刻書畫。


    吳昌碩與友人在西泠印社合影


    篆刻生涯


    少年時他因受其父熏陶,即喜作書,印刻。他的楷書,始學顏魯公,繼學鐘元常;隸書學漢石刻;篆學石鼓文,用筆之法初受鄧石如,趙之謙等人影響,以后在臨寫《石鼓》中融匯變通。沙孟海評:吳先生極力避免“側媚取勢”,“捧心齲齒”的狀態,把三種鐘鼎陶器文字的體勢,雜糅其間,所以比趙之謙高明的多。吳昌碩的行書,得黃庭堅、王鐸筆勢之欹側,黃道周之章法,個中又受北碑書風及篆籀用筆之影響,大起大落,遒潤峻險。


    吳昌碩 刻 來修齊田黃章


    他的篆刻是從“浙派”入手,后專攻漢印,也受鄧石如、吳讓之、趙之謙等人的影響。成為一代宗師。他的畫起大落,善于留白,或對角欹斜,氣象崢嶸,構圖塊面體積感極強。他的篆書個性極強,印中的字饒有筆意,刀融于筆。所以他的篆刻常常表現出雄而媚、拙而樸、丑而美、古而今、變而正的特點。篆刻方面吳昌碩上取鼎彝,下挹秦漢,創造性地以“出鋒鈍角”的刻刀,將錢松、吳攘之切、沖兩種刀法相結合治印。所以他的篆刻作品,能在秀麗處顯蒼勁,流暢處見厚樸,往往在不經意中見功力。


    吳昌碩 芙蓉石白文印 長43毫米寬43毫米高65毫米 1884年作 吳超先生家藏


    繪畫生涯


    吳昌碩最擅長寫意花卉,受徐渭和八大山人影響最大,由于他書法、篆刻功底深厚,他把書法、篆刻的行筆、運刀及章法、體勢融入繪畫,形成了富有金石味的獨特畫風,他自己說:“我平生得力之處在于能以作書之法作畫?!彼3S米P寫梅蘭,狂草作葡萄。所作花卉木石,筆力老辣,力透紙背,縱橫恣肆,氣勢雄強,布局新穎,構圖也近書印的章法布白,喜取“之”字和“女”的格局,或作對角斜勢,虛實相生,主體突出。用色上似趙之謙,喜用濃麗對比的顏色,尤善用西洋紅,色澤強烈鮮艷。名重當時的畫家任伯年對吳昌碩以石鼓文的篆法入畫拍案叫絕,并預言其必將成為畫壇的中流砥柱。吳昌碩作畫用“草篆書”以書法入畫;線條功力異常深厚。雖然從狀物繪形的角度看其線條的質感似乎不夠豐富、切實,但恰恰是舍棄了形的羈絆,吳昌碩的繪畫才步入了“意”的廳堂,從而形成了影響近現代中國畫壇的直抒胸襟,酣暢淋漓的“大寫意” 表現形式。


    《延年益壽》 1897年作


    吳昌碩繪畫的題材以花卉為主,學畫較晚,40歲以后方將畫示人。前期得到任頤指點,后又參用趙之謙的畫法,服膺于徐渭、朱耷、揚州八怪諸畫家的畫藝,從中受惠甚多。他酷愛梅花,常以梅花入畫,用寫大篆和草書的筆法為之,墨梅、紅梅兼有,畫紅梅水分及色彩調和恰到好處,紅紫相間,筆墨酣暢,富有情趣,曾有“苦鐵道人梅知己”的詩句,借梅花抒發憤世嫉俗的心情。又喜作蘭花,為突出蘭花潔凈孤高的性格,作畫時喜以或濃或淡的墨色和用篆書筆法畫成,顯得剛勁有力。畫竹竿以淡墨輕抹,葉以濃墨點出,疏密相間,富有變化,或伴以松、梅、石等,成為“雙清”或“三友”,以寄托感情。菊花也是他經常入畫的題材。


    《篆書八言 富貴神仙》 對聯


    他畫菊花或伴以巖石,或插以高而瘦的古瓶,與菊花情狀相映成趣。菊花多作黃色,亦或作墨菊和紅菊。墨菊以焦墨畫出,菊葉以大筆潑灑,濃淡相間,層次分明。晚年較多畫牡丹,花開爛漫,以鮮艷的胭脂紅設色,含有較多水分,再以茂密的枝葉相襯,顯得生氣蓬勃。荷花、水仙、松柏也是經常入畫的題材。菜蔬果品如竹筍、青菜、葫蘆、南瓜、桃子、枇杷、石榴等也一一入畫,極富生活氣息。作品色墨并用,渾厚蒼勁,再配以畫上所題寫的真趣盎然的詩文和灑脫不凡的書法,并加蓋上古樸的印章,使詩書畫印熔為一爐,對于近世花鳥畫有很大的影響。


    《六十壽桃圖》 1903年 西泠印社藏


    傾心畫梅


    吳昌碩出身書香門第,8歲作駢句,10歲持刀奏石。后來家道敗落,便發憤讀書,中了秀才。因自幼喜歡文藝,如金石、書法、繪畫等,便決然放棄功名,不再參加科舉考試。29歲時,吳昌碩移居蘇州,結識了諸多海派藝林名宿,如饑似渴地閱歷了大量名人墨跡,藝事大進。50歲后在鄉人的舉薦下,吳昌碩做了一月有余的江蘇安東縣令,后學五柳先生,棄官掛印而去。


    吳昌碩說自己"三十學詩,五十學畫",但事實上他學畫在而立之后。之所以如此說來,只是對自己的早期作品不甚滿意而已。其實也是客觀評價,因他的優秀作品多為后30年所作,恰如他畫的老梅,大器晚成。


    《題詩畫梅》 扇面 1888年


    吳昌碩的畫以潑墨花卉和蔬果為主要題材,兼顧人物山水。他的作品公認為"重、拙、大"。用筆沉著有力,沒有浮滑輕飄之意,是為重;自然卻無斧鑿之痕,稚氣洋溢,天真一派,是為拙;氣勢磅礴,渾然大家,是為大。


    吳昌碩畫得最多的是梅花。宋以來,畫梅大家代有人出,如王冕、陳憲章、金農、汪士慎等,他們所畫梅花各具特色,極盡梅花的清韻、艷麗、傲然、孤絕,寄托了畫家的精氣神。吳昌碩畫梅也有自己的獨到之處。他喜歡表現老梅,而且將老梅的錚錚鐵骨與清香欲放的花朵形成鮮明對比,產生強烈的視覺效果,有一種喚春歸來、掙破冬的牢籠的感覺。無論是《梅石圖》《梅花圖》,還是《梅蘭》《紅梅》等,無不如是。


    吳昌碩畫梅少有全樹,也非千枝萬蕊,他總是把環境和氣氛省略到不能再添置一筆,有如特寫鏡頭,既細致,又逼真,得梅花之真性靈,簡直是劃金刻石的杰作。


    《紅梅壽石》 1910年


    《梅石圖》等多作于吳昌碩古稀之年,不止一幅。其中一幅作于75歲,梅為主,石為客,交相輝映。運用篆法,疏闊縱放,氣勢捭闔。點點梅花,疏密有致,極富節奏之變。焦墨枯筆,順來逆去。枝丫縱橫,曲中求直,蒼勁之極?;ㄒ越鼓?,精細而怒張,仿佛想要從枝上掙脫,凌空而去。觀者仿佛置身于月色輕籠、花影橫斜的意境之中。詩曰:“梅溪水平橋,烏山睡初醒。月明亂峰西,有客泛孤艇。除卻數卷書,盡載梅花影?!?/p>


    詩畫珠聯璧合,互補其境,令人悠然忘返。題有此詩的《梅石圖》《梅花圖》不下十幅,件件不同,各有千秋。充分體現了吳昌碩的愛梅情結和梅之精神。


    從題畫詩文也可以看出吳昌碩的文筆修養非同一般。他為《梅花》題曰:“寒香風吹下東碧,山虛水深人絕跡。石壁矗天回千尺,梅花一枝和雪白。和羹調鼎非救饑,置身高處猶待時。冰心鐵骨絕世姿,世間桃李安得知?”


    《梅石圖》 1904年 吳昌碩紀念館藏


    他為《梅花圖》題曰:“人遺紙數幅,光厚如繭,云得之東瀛?;蛟唬捍颂堃?。醉后為梅花寫照。梅之狀不一:秀麗如美人,孤冷如老衲,屈強如諍臣,離奇如俠,清逸如仙,寒瘦枯寂如不求聞達之匹士。筆端欲具此眾相亦大難事,唯任天機外行,似興酣落筆,物我兩忘,工拙不暇計及也。不知大梅山民揮之門外否?引為同調否?安得起而問之?!?/p>


    這些詩文,無不精神飽滿,文氣盎然,想像豐富,讀來酣暢淋漓。充分體現了吳昌碩的舊學功底、文學涵養和藝術才華。


    書法生涯


    吳昌碩的楷書,開始學習唐代(公元618--公元907年)顏魯公,隸書學習漢代石刻,篆書學習石鼓文,吳昌碩的行書,學習黃庭堅、王鐸風格。吳昌碩的篆刻,今天學習的人很多。日本篆刻家河井荃廬從1898年開始就向吳昌碩請教,并向日本篆刻界介紹,產生極大的影響。


    《小雨斜陽》 石鼓文對聯


    在吳昌碩的書法創作中,無疑以篆書、行草為主,但吳昌碩學習隸書的時間并不短,在青年時期便曾臨習漢碑,如“張遷碑”、“嵩山石刻”、“張公方碑”、等,同時又受到鄧石如、吳讓之、楊見山等人的影響,筆法近似楊見山,他在三十五歲時書的一幅隸書還是“張遷”的風格,結體方正,用筆尚拘謹、小心。吳昌碩晚年所書隸書,結體已變長,取縱勢,如這幅“奉爵稱壽,雅歌吹笙”,用筆雄渾、飽滿,從一些線條看,具有篆書的痕跡,可以說這時吳昌碩早已將篆、隸溶為一體了,形成了自己的獨特面目。


    《行書七言聯》


    吳昌碩的楷書遍臨《漢祀三公山碑》《張遷碑》《嵩山石刻》《石門頌》等漢碑。中年以后,博覽眾多金石原件及拓本,選擇石鼓文為主要臨摹對象。數十年間,反復鉆研,并不以刻意模仿徒求形似為滿足,參以秦權銘款、瑯琊臺刻石、泰山刻石等文字的體勢筆意,故所作石鼓文凝練遒勁,自出新意,風格獨特。60歲后所書尤精,圓熟精悍,剛柔并濟。喜將石鼓文字集語書寫對聯。晚年以篆隸筆法作草書,筆勢奔騰,蒼勁雄渾,不拘成法。


    隸書 《奉爵雅歌》


    詩文生涯


    至于詩文方面,在當時也出現了知名的詩人施愚山、鄭板橋、趙甌北等,都或多或少寫下了一些比較有價值的詩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會現實,抒發了自己的思想感情。同時,袁子才反對桐城派復古主義的傾向,提出直抒性靈、表現個性的主張,在當時也曾起過一定的進步作用。吳昌碩就是生長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作為一個受過濃重的封建思想熏染的知識分子,他對當時人民的革命斗爭缺乏正確的見地,但同時卻不能不受到時代浪潮的沖擊。他出身于中間階層,目擊上層統治階級生活的窮奢極侈與他們對廣大人民的厭殊求,心中感到非常不滿,同時又由于個人找不到出路,更感到苦悶和彷徨,迫切要求發泄自己胸中積壓著的一股郁勃不平之氣。在懷才不遇的情況下,他便集中自己畢生旺盛的精力從事于文學藝術活動,希望能在這一方面有所表現于當世。


    行書 《自作詩稿》 1926年


    吳昌碩善作詩文,苦吟數十年,未嘗間斷。所作詩篇以傲兀奇崛古樸雋永見長,一般地說用典較多,不甚通俗,但有些絕句純用白描手法,活潑自然,接近口語,具有明麗俊逸的特點,風格上與民歌很相近。所作題畫詩寄托深遠,頗有浪漫主義氣息;評論前人書畫,尤多獨到見地。早年所作五古,有一部分含有諷刺意味,揭露了當時黑暗社會某些不平現象。他的散文作品寫得不多,大都是序跋、考證和題畫小品之類,寫的都很樸質淳厚,平易近人。題畫小品中尤多精心之作。發抒生活實感,鞭撻丑惡現象,頗能以少勝多;讀時依稀與作者一燈相對,娓娓而談,意味非常深長?!」饩w三十年(1904)夏,篆刻家葉品三、丁輔之、吳石潛、王福庵等聚于杭州西湖人倚樓,探討治印藝術,發起創立一個研究金石篆刻的學術團體,定名為"西泠印社",邀請吳昌碩參與其事。1913年重陽節印社正式成立,各地金石學者紛紛參加,公推他為社長。當時他為印社撰聯云:"印詎無源?讀書坐風雨晦明,數布衣曾開浙派。社何敢長?識字僅鼎彝瓴甓,一耕夫來自田間。"這正是他一貫的沖淡謙虛襟懷的具體表現。



    吳昌碩年譜


    ■ 1844年: 八月初一,陽歷九月12日,吳昌碩生于浙江孝豐縣鄣吳村的一個讀書人家:


    1860年: 庚申17歲太平軍進軍浙江,避兵稃五年;


    1864年: 甲子21歲隨父返回鄣吳村耕讀,全家九口僅存父子二人;


    1865年: 乙丑22歲這一年在學官的催促下勉強應試,考中秀才,這是他人生中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功名。隨父遷往安吉城內居??;


    1866年: 丙寅23歲始從同里施旭臣(浴升)學詩、書法、金石;


    1869年:來到杭州,就讀于詩經精舍,從名儒家俞樾習小學及辭章;


    1870年: 庚午27歲回安城攻讀,課鄰人子弟;手自集拓第一部印譜《樸巢印存》;


    1872年: 29歲娶施氏夫人,兩人感情一直很和睦,結婚不久,便離家外出漫游各地,迅時訪友。此前吳昌碩曾與章氏訂親,后來章氏死于戰亂;是年至上海,結識高邕之等;秋,赴杭州受業于俞樾(曲園)門下,習小學辭章;


    1873年:正式從事金石治?。ㄓ 皡强¢L壽”“蒼石”“蒼石父”);


    1874年: 甲戌31歲從金鐵老(樹本)學古器識別諸法;手自集拓《蒼石齋篆印》;


    1877年:大約在上海這一年,開始正式作畫,并拜識任伯年;


    1879年: 己卯36歲手編集拓《篆云軒印存》,乞教俞曲園;作七言長古《刻印》詩;晚秋因友人得任伯年《竹雞圖軸》;


    1880年: 庚辰37歲在蘇州寄寓吳云(平齋)處,以《篆云軒印存》求正,吳云略為刪削,更名《削觚廬印存》;與楊峴訂交;秋赴京口,十月返蘇州;


    1882年: 壬午39歲遷居蘇州,友人薦作縣丞,以贍家計;四月九日 金俯將贈古缶,遂名廬為“缶廬”; 歲手抄《元蓋寓廬偶存》詩集一種;


    1883年: 癸未40歲在上海識任伯年,與虛谷、任阜長等訂交;在蘇州結交收藏家潘鄭庵;


    1886年: 丙戌43歲見胡公壽談畫,謂“君之嗜畫似乎太遲”;


    1887年: 丁亥44歲初冬移居上海,覓屋于吳淞;


    任柏年作 《蕉蔭納涼圖》 紙本設色 縱129.5厘米 橫58.9厘米 現藏浙江省博物館


    1888年: 戊子45歲任伯年為作《酸寒尉圖》、《蕉蔭納涼圖》肖像,時兩人相談畫理,過從甚密;


    1889年: 己丑46歲《缶廬印存》初集刊行;


    1891年: 辛卯48歲日本書家日下部鳴鶴來滬蘇訪問,與昌碩訂交;任伯年示昌碩作畫“不妨以篆籀寫花,草書作干,變化貫通,不難其奧訣也”;


    1893年: 癸巳50歲《缶廬詩》四卷,并《缶廬別存》(題畫詩、硯銘、石鼓聯等)梓行;


    1894年: 甲午51歲春二月在京師以詩及印譜贈翁同饗,評為“似不俗”; 八月因中日戰爭,應邀入吳大徵幕府,赴榆關御敵;


    1895年: 乙未52歲11月4日任伯年病逝;吳昌碩聞之大慟,赴滬為任伯年奔喪;


    1897年: 丁酉54歲在蘇州,秋日本詩人山田寒山訪問中國,在蘇州吳昌碩題詩,又為題墨竹圖;


    1899年: 己亥56歲在蘇州;11月因同里丁葆元(蘭蓀)保舉受任安東縣令(江蘇漣水縣),到任一月即辭去,刻“棄官先彭澤令五十日”,又“安東一月令”二??;


    1900年: 庚子57歲日本河井仙郎(荃廬)偕文求堂主田中慶太郎來上海,拜師昌碩門下;


    1903年: 癸卯60歲8月朔,作雙桃自祝60壽辰;與商務印書館編譯日本人長尾雨山訂交;


    1909年,吳昌碩與日本河井仙郎(左一)、其子吳藏龕(右一)合影。


    1904年: 甲辰61歲刻“雄甲辰”朱文??;12月14日移居蘇州桂和坊19號,名其齋為“癖斯堂”;歲是年夏,西泠印社創立;


    1912年: 壬子69歲在上海;是年以字昌碩行;為美國波士頓博物館題匾“與古為徒”;


    1913年: 癸丑70歲在上海,定居北山西路吉慶里923號;歲重九,西泠印社正式成立(十周年),推為社長;上海書畫協會成立,任社長;《缶廬印存》初集、二集刊行,是年重訂潤例;王一亭正式入門下稱弟子;


    吳昌碩和王一亭合影


    1914年: 甲寅71歲在上海,9月日本友人白石鹿叟于六三園翦淞閣舉辦吳昌碩書畫篆刻展;冬,商務印書館編印《吳昌碩先生花卉冊》,諸貞壯為撰《缶廬先生小傳》;


    1915年: 乙卯72歲,11月吳石潛輯《苦鐵碎金》印行;《缶廬印存》四集刊行;任題襟館書畫會名譽會長;


    1917年: 丁巳74歲在上海,2月為西泠印社撰聯:“印豈無源,讀書坐風雨晦明,數布衣曾開浙派;社何敢長,識字僅鼎彝瓴甓,一耕夫來自田間”;歲冬,北方水災,為寫《流民圖》并作序題詩,參加募款賑災;


    1919年: 己未76歲在上海;重訂潤格;《吳昌碩花卉十二幀》出版;歲張弁群集拓《缶廬印存》八卷;


    1920年: 庚申77歲在上海;梅蘭芳來滬公演,作梅花一幀并詩以贈;日本刊行《吳昌碩畫譜》、《吳昌碩畫帖》;諸樂三列為門弟子;


    1921年: 辛酉78歲在上海;2月11日,率子涵、邁赴杭州參加西泠印社雅集;與西泠同仁奔走募款八千元,將重要文物《漢三老諱字忌日碑》置于西泠印社,此碑為東漢建武二十年(52)刻石,為浙江現存僅有的兩種漢碑之一。是年,日本著名雕塑家朝倉文夫為先生塑半身銅像。 印“我愛寧靜”《缶翁墨戲》、《吳昌碩書畫譜》


    1923年: 癸亥80歲丁輔之續編《缶廬近墨》第二集刊行;借華商別墅祝80壽辰,王個砥來謁拜請益;夜,京劇會演,荀慧生、梅蘭芳出場,歲極一時之盛;昌碩賦長詩自壽,并撰壽聯;6月潘天壽于滬寓謁見請益;門弟子陳師曾卒;


    1925年: 乙丑82歲在上海;延王個砥課其孫吳長鄴;王個砥、沙孟海由王賢引薦列入門下;


    1926年: 丙寅83歲夏,潘天壽求教,賦長詩勉之;《吳昌碩花果冊》刊行;日本大阪高島屋舉辦第二回吳昌碩書畫展,并刊行《缶翁墨戲第二集》;


    吳昌碩與朱孝臧(右)、龔景張在臥室床前合影,此為吳昌碩在世最后留影。


    1927年: 丁卯84歲是年《臨八大山入睡鳥圖》,又作《墨梅圖》、《歲寒抱節圖》、《玉潔冰清圖》;一月初三作《墨蘭圖》一幀,翌晨忽中風,延至十一月初六日(公歷11月29日)溘然長逝;葬于超山宋梅亭畔。終年84歲。



    我要推薦
    轉發到
    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