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佛緣(05)文教篇》我推動法音宣流之四~星云大師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1-16 15:33:05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四)媽祖紀念歌

      這幾十年的音樂弘法中,有一件特別的事情。五十年前,北港朝天宮前董事長郭慶文先生曾邀我填寫「媽祖歌」,我覺得媽祖就像臺灣的觀世音一樣,化身無數,慈悲度眾,因此慨然允諾。多年來,我未曾忘記對他的承諾。幾經參考許多文獻資料以後,終於在二○○六年完成寫詞:

      巍巍乎媽祖,像高山的聳立;

      浩浩乎媽祖,像海洋的寬廣。

      是天上的聖母,是人間的明燈,

      是佛教的護法,是菩薩的化身。

      曾經入佛勤修道,曾在苦海作慈航;

      歷朝尊天后,聖德林默娘。

      威力大願滿十方,慈悲喜捨到處揚;

      威力大願滿十方,慈悲喜捨到處揚。

    ?  歌詞寫好以後,由北港朝天宮及佛光山文教基金會合辦「媽祖紀念歌徵曲活動」,有全球一百多位作曲家參選,經過初選後,有九首歌曲進入決賽。最後在二○○七年九月,於雲林北港朝天宮前的廣場,舉行「〈媽祖紀念歌〉發表會」。我的心願是,希望藉著〈媽祖紀念歌〉,一者傳揚媽祖慈悲的精神,同時也為媽祖在佛教中定位,讓媽祖成為佛教的護法。更重要的,是讓我對於五十年前的好友郭慶文先生,有一個交代。

      說到「紀念歌」,近年來,承蒙大陸相關領導官員的助成,我們重建了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當地領導們表示,因為我在那裡弘法,帶動了地方的發展,決定將寺旁的水庫定名為「星雲湖」,但我認為不妥;幾番往來,最後兩相退讓,就比照「西湖」、「太湖」,取名為「雲湖」了。

      為了答謝他們的好意,我作了一首〈雲湖之歌〉,感謝劉家昌先生為我們譜曲,並且在他於臺北市舉行的音樂欣賞會上首度發表,獻唱給現場兩萬多名的聽眾朋友,可謂令人歡喜。

    ?

    (五)《佛陀傳》音樂劇

      隨著佛教音樂走上國際,漸漸地,也有國際人士的參與及弘傳。一九九九年,馬來西亞自在音樂舞臺工作室與馬來西亞佛光山合作,將我的著作《釋迦牟尼佛傳》改編為同名音樂劇,在武吉迦里爾室內體育館(Bukit Jalil Putra Indoor Stadium)首度演出。徒眾告訴我,這齣音樂劇在當地引起熱烈的回響,三場共吸引了一萬八千名觀眾。之後,又應邀到新加坡、南非及印尼等地公演,在七、八年間,累積近三十次的演出經驗,讓佛教音樂劇的表現更上一層樓。

      二○○九年,為了紀念《釋迦牟尼佛傳》音樂劇十週年,應觀眾要求再次在馬來西亞國家劇院(Istana Budaya)重演。難能可貴的是,很多演員一演就是十年,加上近百位演員的傾力付出,讓佛陀的一生再度呈現在觀眾眼前,轟動全馬。

      此外,由馬尼拉佛光山暨國際佛光會菲律賓協會、宿霧慈恩寺暨分會、宿霧青年分團,共同製作英文版舞臺音樂劇《佛陀傳──悉達多太子》。這齣音樂劇,全部以口語化的英文對白,加入「人間音緣」的創作歌曲,融和菲律賓與印度的民族風格,也融和音樂、藝術與文化,成為撼動人心的全新創作。最難得的是,參與的成員都是菲律賓天主教徒,有菲律賓人以及佛光青年義務幕後協助。

      二○○七年,《佛陀傳──悉達多太子》舞臺音樂劇在宿霧水岸城堡大飯店(WaterfrontHotel)盛大公演,吸引萬餘人觀賞,成為宿霧最多人觀賞的表演。二○○八年應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之邀,來臺巡迴演出十三場,逾萬人觀賞,引起各方的矚目。這齣音樂劇,融和了不同種族、宗教信仰的成員,共同組成此團隊,以義工精神,不分彼此,全力投入!族群融和的珍貴意義,在他們身上表露無遺。

      回憶起六十年來佛教音樂的發展,最讓我感動的,是當年宜蘭佛教青年歌詠隊的青年們?,F在他們大概都有七十歲了,白髮蒼蒼,走過半個世紀,至今仍有定期的聚會活動及演出,還曾經組團在臺北國父紀念館演出,甚至遠赴馬來西亞登臺演唱,這是最令人感動的。

      其次,香港四大天王之一的郭富城,在二○○○年被委任為「千禧佛誕普善之星」,他專程前來臺北道場皈依,我為他取法名「普善」。同年,他錄製《普善之聲》慈善專輯,有他主唱的〈普善心經〉和〈妙法蓮花〉,並且有我和他對談的錄音。二○○二年,他還以〈祈求〉一曲,在我紅磡香港體育館佛學講座中演唱。

      另外,香港知名歌手及演員陳曉東,因自幼受母親影響而篤信佛教,皈依法名為「普傳」。二○○四年,他代表香港在「人間音緣」中演唱〈西方〉,據聞,這首歌成為他最喜歡的一首佛教歌曲。

      再者,在「人間音緣」中,由紐約佛光青年團創作的〈和諧〉一曲,共同以中、英文歌詞宣揚和平、和諧的普世價值,加之旋律優美,獲得聯合國指定作為活動歌曲,傳唱於各類型活動。例如,在二○○九年四月一日「第二屆世界佛教論壇閉幕典禮」上,佛光大學佛教學院與佛光山叢林學院學生,特別穿上他們各自日、韓、荷蘭、印度等傳統服裝,手牽著手,高聲同唱,讓人深刻體會,原本大家就是同體共生、不分你我。

      令人欣慰的是,佛光青年總團成立的歌詠隊,他們將我寫的詞,譜曲製作成〈快樂SONG〉專輯,入圍了今年(二○一二年)金曲獎最佳宗教音樂專輯,這對他們來說,應是一大鼓勵吧。

      除了青年唱歌,二○○五年,我為了讓學佛的小朋友們,也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專輯,便親自填詞,請流行音樂製作人李秉宗先生作曲,錄製第一張兒童佛教歌曲〈嘻?哈?佛〉?,F在,許多父母用來教導子女,在家裡和兒女邊唱邊遊戲,其中,〈孩子王〉、〈一二三〉等,都是深受歡迎的曲目。

      二○一一年四月,在西安舉行世界園藝博覽的會場裡,我看到主辦單位把我的兩首偈語:

      「我看花,花自繽紛;我見樹,樹自婆娑;

      我覽境,境自去來;我觀心,心自如如?!?/span>

      「一花一草都有生命,一山一水都有生機,

      一人一事都有道理,一舉一動都有因果。

      刻在園中「長安塔」的詩偈碑上。西安市宣傳部長、世園會執委會副主任王軍告訴我,主辦單位邀請作曲家甘霖先生把它譜成〈巧智慧心〉一曲,成為世園會主題歌。據說推出以後,迅速得到當地人的喜愛和廣泛傳唱。

      如此種種,真是讓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六十年來提倡的佛教音樂,能讓這麼多人參與。欣慰之餘,有一次(二○○七年)我在臺北國父紀念館參加「人間音緣」活動,致詞時,我以五音不全的音調,唱了幾句〈弘法者之歌〉,即引起臺下熱烈的掌聲,達數分鐘之久。這對用心於音樂弘法的人來說,可以說是莫大的鼓舞與安慰。

      說到這裡,最要感謝的是,每年我在臺北國父紀念館布教之前,總有數分鐘由慈容法師所指導的敦煌舞蹈表演,不但展現佛教舞蹈藝術之美,還有佛教合唱團的演出,增加現場布教的氣氛。還有,為我做了三十年司儀的胡秀卿居士,她把主持人的音聲,展現得像音樂一般優美,雖然現在已成絕唱,但其深入人心,將如佛教音樂一樣,隨日月同光,如百花傳香。

    我要推薦
    轉發到
    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