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缺的產檢”?上天為缺足小男嬰打開的另一扇窗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1-16 14:49:29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導讀:這是一個產前超聲老教授對生命、倫理和法律的理性思考,也是給準父母和公眾一次很好的產前超聲科普教育,同時也道出了產前超聲醫生的艱辛與困惑,踐踏生命和對薄公堂不是解決此類產前超聲糾紛的好辦法,只有尊重生命的價值、遵循倫理學原則、完善法制,政府和社會伸出責任和援助之手,這個問題才能迎刃而解。
    前不久,央視《今日說法》欄目報道了一期《殘缺的產檢》的節目,一石激起千層浪,吸引了不少孕婦的眼球,以致超聲醫生每天總會聽到不少孕婦叮囑,一定要把寶寶的四肢看清楚,將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的產前超聲診斷醫生再次推向了風口浪尖,給本已緊張的醫患關系火上澆了把油。

    這個節目的觀點是:認為這二家醫院的超聲醫生沒有盡職盡責的查出胎兒有足缺失,致使不當出生的缺足男嬰出生了,給這個家庭帶來了不幸。我首先對孩子的父母表示同情,也正是因為這二家醫院的“陰差陽錯”使得這個不幸中萬幸的小男孩虎口余生,我想這個小男孩是幸運的,因為只有生命才高于一切,我慶幸這個孩子能來到這個世界,祝他好運相伴。也希望小男孩的父母從不幸中解脫出來,正確地面對現實,必竟孩子能活著比什么都重要!也對這兩家醫療機構為求自保的互掐而不寒而粟,他們的誤導說詞給同行們埋下了禍根。對節目中這種漠視生命權和倫理學原則以及曲解我國相關法律的行為更是不敢茍同。?





    幾年前,在我所在的地區,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件,幾十家媒體蜂涌而至,一齊聲討遣責當事B超醫生和醫院,理由也就是《殘缺的產檢》節目中的理由。當時央視《經濟與法》欄目準備作一個報道,也不知道施小蘭記者從哪里了解到我對產前超聲所引發的醫療糾紛案件有些研究,要我對這一事件談些看法。在電話中,我就超聲的優勢與局限性、生命權與倫理學原則以及國家的有關法律等問題,和施記者進行了長時間的交流,施記者非常認同我的觀點,因此在《產檢風波》這期節目中,她誠邀我作為專家就這件事作專業解答,盡管錄制時說了很多,而播出的并不多,但這一客觀公證的報道贏得了各方的肯定,使得幾十家媒體一邊倒的輿論偃旗息鼓。那個缺足的小男孩今年快五歲了,長得活潑可愛,聰明伶俐,孩子目前并不知道那些大人們曾為他的生與死發生過一場訴訟,也不知道那位B超醫生的陰差陽錯反倒成就了他的虎口余生,更不知道這位B超醫生曾遭到多家媒體的口誅筆伐,而且還掏了腰包。假如有一天他真的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要感謝的是那些曾經要剝奪他生命的人,還是那位為他檢查的B超醫生?我想他最好不要去仇恨任何人,因為站在各自的立場上考慮,誰都是正確的,唯一沒有正確考慮的就是讓小男孩活下來。

    幾年過去了,我以為這樣的事情不再足以引起媒體、特別像央視這樣的主流媒體關注,沒想到一件本不該發生的事,竟鬧得如此沸沸揚揚。此事不說,好似如梗在喉,因為放開二胎,意味著大量的高齡婦女懷孕,也就意味著發生胎兒畸形的風險越高,如果人們沒有對生命的尊重;對倫理學的遵循;對國家有關法律的敬畏;對產前超聲檢查存在局限性的正確認識;對產前超聲醫生工作的艱辛和善意的理解,這樣的風波還會層出不窮。下面就上述問題談幾點拙見。?
    關于
    節目中侵權責任與損害賠償
    首先聲明:我不是法律工作者,我是普法學習時才略知一二。我想知道產前超聲侵了誰的權?損害了誰?是孕婦還是胎兒?我的理解是既沒有侵孕婦的權,也沒有侵胎兒的權,更沒有損害孕婦和胎兒。節目中提到的所謂知情選擇權,就是孕婦要是知曉胎兒足缺失的情況,依此就可選擇作出終止妊娠的決定。問題是在目前的醫療技術條件下,這家縣醫院和門診部可能都無法準確地判斷出胎兒足缺失的情況,也就無法告知,因為國際上權威產前超聲機構對胎兒肢體畸形的檢出率也就23%-55%,這二家醫療機構能達到23%,也就不錯了,他們從主觀上不是要侵犯孕婦的知情權,而是難以知道這個胎兒有足缺失的情況,所以不知者不罪。

    另外,二家醫療機構是否違反了行業的操作規定,導致胎兒的足缺失沒有檢出?這個恐怕不能由外行來評定,因為產前超聲是高、精、尖的專業,必須由專門的產前超聲專家來評判。產前超聲學科跟臨床學科一樣,其技術水平的高低,如同鄉醫到專家教授之間的差距?;谶@種情況,中國醫師協會才出臺了《產前超聲檢查指南》,該指南對胎兒超聲檢查進行了分級,規定不同級別的醫院和不同級別的醫生進行不同級別的檢查,不管進行何種級別的檢查,不是以排除胎兒所有畸形為標準,而是規范檢查,盡可能的發現胎兒畸形。其中明確規定:II級以上超聲檢查在妊娠18-24周內,必須排除國家衛生部《產前診斷技術管理辦法》規定的六種致命性畸形:包括無腦兒、腦膨出、開放性脊柱裂、胸腹壁缺損內臟外翻、單腔心、致命性軟骨發育不良等六種(其實這六種畸形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檢出),顯然足缺失不在這六種致死性畸形之列,也就說明這二家醫療機構沒有違反行業的規定。當然我說的不算,必須由產前超聲專家組作出權威鑒定結論。
    由于不知道胎兒足缺失的情況,所以孕婦選擇權也就不存在。退一萬步講,就是查出了胎兒足缺失,孕婦也只能選擇生下孩子,不能選擇終止妊娠。因為我國的《母嬰保健法》第十八條明確規定: 經產前診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醫師應當向夫妻雙方說明情況,并提出終止妊娠的醫學意見; ㈠胎兒患嚴重遺傳性疾病的; ㈡胎兒有嚴重缺陷的; ㈢因患嚴重疾病,繼續妊娠可能危及孕婦生命安全或者嚴重危害孕婦健康的。上述法規對需要引產的范圍做了明確界定,阻止致死性畸形胎兒的出生,避免家庭悲劇的發生,可以得到倫理學的支持,但足缺失,顯然不是致死性畸形,從敬畏生命和倫理學角度,缺足小男嬰應當出生,它的生命權不存在死的選擇。

    其次是優生優育權,它是一種衍生權,并非絕對權,權利的行使是受到一定限制的,優生優育權不屬于侵權行為法所指的權利,因此,侵權事實也不成成立。至于損害的因果關系,更是無稽之談,超聲是一種無創檢查,無論是對孕婦,還是對小男嬰的足缺失形成都不構成損害,足缺失是先天形成的,與超聲檢查不存在事實上的因果關系,其要求損害賠償,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的濫用和誤讀。
    關于
    產前超聲檢查的局限性
    超聲檢查胎兒具有一定的優越性,這并不意味著超聲就是萬能的神器,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它有一定的局限性。它的局限性就在于超聲波是自然界中的一種科學原理,它只能解決自然界中的某些問題,自然界的所有現象如聲、光、電、水、各種元素、物理的和化學的反應都在人體中得以體現,所以超聲也只能解決人體中某些問題,換句話說,B超就像聲納,用來探潛水艇,彩超就像雷達,用來探飛機,一個聲納和雷達能解決自然界所有的問題嗎?就算是探飛機,也不見得都看得清,要不為什么馬航的飛機掉到哪里去了還找不到呢?所以超聲的優越性只能看出部分的胎兒嚴重結構畸形,還有一部分結構畸形和不是結構畸形的(如胎兒染色體、基因的畸形;智力、聽力、行為異常;血液及淋巴疾??;酶缺失等)是目前無法看出的,這就是儀器的局限性。還有孕婦肥胖、羊水少、胎兒身體遮擋、胎兒過等大諸多因素,也會影響胎兒畸形的檢出。

    超聲診斷胎兒畸形這一新技術才剛剛起步,還有很多世界性的難題需要克服,如胎兒解剖學、胎兒生理學及胎兒分子學的研究還是全新學科,還有很多的未知數,需要我們多學科合作進行長期的研究和探索。

    至于胎兒畸形實在是太多了,多得無法計算。人類都是由46條染色體的排列組合而成,只有全部排對才是正常人,任何一種錯誤排列,都會產生畸形,46條染色體還要與每條染色體上幾千到幾萬個基因片斷進行排例,其畸形的數目是個天文數字,也就是大千世界,無其不有。據文獻報道,目前人類發現的畸形不過幾萬種,超聲能發現的胎兒結構畸形也不過幾千種,把畸形譜比作大海,產前超聲目前能發現的胎兒結構畸形只不過是大海中的幾滴水而已,還有太多的未知數。我們出生人群中70%的疑難復雜病都來自于胎兒期,被稱之為先天性遣傳性疾病,這一點大家并不陌生吧,很多除做超聲外,還做了很多其它檢查(如CT、核磁共振、驗血等),也不見得能查出來,指望一個超聲,把隔著媽媽肚皮的胎兒所有的畸形看出來,這有可能嗎?

    還要奉勸那些孕婦,不要被那些眼花繚亂的超聲儀器迷惑,B超不是黑白電視,彩超也不是彩色電視,三維和四維更不是立體動漫,它們具有互相不可替代的功能,是超聲檢查中針對不同需要采用的不同超聲技術,不存在著誰優誰劣。就像美國婦產科學會忠告全美國人一樣:“不管使用哪種方法,亦不管妊娠在哪一階段,即使讓最有名的專家徹底的檢查,期望將胎兒所有的畸形均被檢測出來是不現實也是不合情理的”。因此每一位孕婦都不要對產前超聲檢查抱有過高的期望值,不要受某些媒體和人士的誤導,超聲醫生沒有火眼金晴,是人不是神。
    關于
    超聲醫生的艱辛與困惑
    在不少孕婦的眼里,超聲檢查沒什么技術含量,就是看看圖像。因此男的有時被稱為“師傅”,女的被叫做“小姐”或“護士”,在歐美,這些工作確實是由技術員來完成的,技術員操作儀器,醫生負責診斷。在中國可不一樣,技術員和醫生的工作由一個人來完成。一個好的超聲醫生必須是一個好的臨床醫生,既要有扎實的醫學基礎知識和各科的臨床知識以及臨床經驗,還要了解聲學、光學、電子工程學、流體力學、高等數學等,要掌握這些談何容易。要給孕婦作超聲診斷,不磨練十年八年是不行的。再看臨床醫學是分科的,內科、外科、婦科、產科、兒科、眼科等等,掌握一門學科是一輩子的努力,而超聲醫生大多不分科,各科的病都得看,因為每科的醫生開單來都指望我們看出是什么病來,我們不但能看出成人的某些病,還能看出肚子里寶寶的某些病,我們是名符其實的醫生。我們工作的環境不透風、不透氣、不透光,拿著一個足有半斤重的探頭,跟患者做檢查時,是手腦并用,我們連眼睛也不敢眨地盯著屏幕,生怕放過任何蛛絲馬跡,想為寶寶的降生保駕護航。

    請給予我們理解:超聲醫生是人,不是神,再好的儀器,再神的醫生,也有看不出的畸形,這并不是我們的過錯。你的不幸,我們深表同情,但我們只能盡力而為。需要你們理解的是,我們檢查的目的是為你們排除那些致死性畸形,以減輕你們繼續妊娠帶來的痛苦,至于檢出的那些非致死性畸形,大多是可以治療好的,治好后可以和正常人一樣生活,我們盡量檢出來是為了讓你們早做好思想和經濟上的準備,為孩子及時的進行治療贏得時間,不是為了讓你們將其引產了事。我從事產前超聲幾十年來,也看到不少好心媽媽將缺陷的胎兒留下,這些有缺陷的孩子經過治療后同正常人一樣生活,有的成為公務員、企業家、科學家、美術家,也有媽媽選擇放棄,有的成了孤獨家庭,有的再懷孕,接連幾個都是畸形,一個比一個嚴重,后悔莫及!你們可知道檢出一個有缺陷的胎兒,不光你們很痛苦,我們的心情也是多么的沉重,盡管我知道這個孩子的病可以治好,但大多數情況下,最終的結果還是孩子沒了,我們會有一種負罪感,我相信我的同仁們也有同感,雖然胎兒的命運不由我們決定,但事情的起因與我們超聲醫生有關,至少是個幫兇。如果有異常沒查出來,難免要引起官司,從鄉村小醫院的小醫生到國內頂級醫院的大醫生,無一幸免。我們整天提心吊膽,每天的工作像是踩著地雷前行。我知道不是我的錯,這么一個世界性的難題,哪里是我們B超醫生能承擔得起,可誰能聽我們的申訴呢!就像前面那兩個缺足的小男孩,我們這一點點薪水,賠給你也解決不了你的問題。我每天在祈禱,上天保佑你生一個健康寶寶,我拿一點微薄的薪水,不要當被告。你的不幸同樣是我的不幸,甚至比你還不幸。我們的艱辛可以忍受,可我們的困惑卻沒人能理解。


    關于
    訴訟
    節目中鼓動缺足的父母提起訴訟,在我看來,訴訟并不是解決此類糾紛案件的最佳方法。由于產前超聲具有實驗性和不確定性,在當前的醫療水平下,即便醫生盡到注意義務,在產前檢查中仍有一定的漏診率。如動輒給醫院、醫生課以巨額賠償,對醫院、醫生來說也不公平,可能影響到醫院的正常工作秩序和社會聲譽以及超聲醫學這個學科的發展,最終損害的是公眾的利益。國際法學界并不支持這樣的訴訟,我們不是提倡與國際接軌嗎?法學界也不例外。

    我們奉勸某些媒體和法律人士不要進行誤導,訴訟的結果也許會得到一點人道救濟,可以肯定會離你要求賠償的數目相差甚遠,因為你的知情權是要選擇殺死胎兒,這樣失去了道義和良心,有良知的法官并不一定會支持你的主張,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因為這種訴訟在法學界是有爭議的。請看東南大學衛生法學研究所所長張贊寧教授是怎么說的:在我國“缺陷生命之訴”中患方勝訴率遠高于國外,這是對舉證倒置和無過錯原因的濫用。缺陷生命降生是一種不可抗拒的自然現象,醫學的進步及檢測手段的提高,可以對缺陷生命進行預測,并通過墮胎等醫學手段將劣質生命淘汰,但現狀是人們在享受到越來越大的醫學利益的同時,卻由此引發了越來越多的醫療官司,從這個意義上說,醫學上的每一項發明與發現,都給醫生自己的脖子上套上了一根繩索,都讓醫生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并大聲疾呼:對這種學術界尚有爭議,法理尚不明確,法院對缺陷生命之訴(wrongful life action)的受理應該慎之又慎,應對立案標準嚴格把關,切不可有案就立,否則,必將使醫患雙方的利益都受到損害,并最終影響醫療事業的發展,對于缺陷生命之訴,在國際法學理論界長期得不到支持,世界上多數國家均不準許缺陷生命之訴,法律有明確規定的依據時,法院才予以受理,但是很難得到支持。他們認為,在母體里形成的缺陷生命,并非人類行為的結果,不存在法律意義上的損害和訴因,如果準許原告的訴訟請求,就等于將墮胎的義務和殺死胎兒的責任強加給醫生,這在法律上是不能成立的。生命是神圣的,將有殘疾的生命視為損害是不道德的,對缺陷兒認定損害的存在,在邏輯上是不可能的,因為根本無法對原告的先天性缺陷這一“目前狀態”與“不存在”這一原來狀態加以比較與結果。如果無限制地準許缺陷生命之訴,并準其勝訴,不光使超聲醫生遭受沉重地精神和經濟打擊,更重要地是對生命的踐踏。
    的幾點建議
    在過去的十年間,這樣的糾紛司空見慣,用這樣的新聞吸引眼球已不再新鮮,坐收這樣的漁利也不地道。

    就這件事而言,新聞工作者和法律界人士,不光自已應有起碼的倫理道德,還要向社會更多的宣傳生命的價值和倫理道德。多普及一些相關的法律知識,知情選擇權和優生優育權不是簡單的慫恿和煸動人們將所有有缺陷的胎兒殺死,這有悖倫理道德。作為有影響力的法律界人士,應呼吁通過立法賦予每一位有出生缺陷胎兒的生命權(致死性畸形胎兒除外),是你們的職責所在。媒體要多宣傳產前超聲檢查胎兒畸形的局限性,讓公眾不要抱有過高的期望值,多報道一些產前超聲醫生忘我的工作態度和無私的奉獻精神,讓公眾更多的了解這一群人的艱辛與困惑。政府要伸出責任之手,大力發展社會福利事業,為有出生缺陷的兒童提供免費治療,避免因生下殘障兒致貧。社會各界也應伸出援助之手,設立出生缺陷救助基金,為出生缺陷兒提供更多的幫助。也可以通過商業保險的運作,使殘障兒得到更多的保障,并化解產前超聲醫生的風險。

    如此一來,出生缺陷兒不但從法律上獲得了生命權的保障,也從經濟上獲了更多的幫助,這種踐踏生命和對薄公堂的現象,才會銷聲匿跡,我們的社會才會和諧,才會充滿陽光。?

    胎兒畸形產前超聲檢出率

    ●無腦兒的產前超聲檢出率:87%;

    ●嚴重腦膨出的產前超聲檢出率:77%;

    ●嚴重開放性脊裂的產前超聲檢出率:61~95%;

    ●嚴重胸腹壁缺損伴內臟外翻的產前超聲檢出率:6086%

    ●唇裂的產前超聲檢出率:26.675%;

    ●單純腭裂的產前超聲檢出率:01.4%;

    ●手指或腳趾產前超聲檢出率01.0%;

    ●膈疝的產前超聲檢出率:60%;

    ●房間隔缺損的產前超聲檢出率:05%;

    ●室間隔缺損的產前超聲檢出率:0~60%;

    ●左心發育不良的產前超聲檢出率:2895%;

    ●法洛氏四聯征的產前超聲檢出率:1465%;

    ●右室雙出口的產前超聲檢出率:70%;

    ●單一動脈干的產前超聲檢出率:67%;

    ●消化道畸形的產前超聲檢出率:9.25~57%;

    ●胎兒肢體畸形的產前超聲檢出率:2255%。

    ●肛門閉鎖的產前超聲檢出率:1.1%47.1%。

    ●常染色體顯性遺傳性多囊腎的產前超聲檢出率約為46.0%


    ? ? ? ? ? ? ? ? ? ? ? ?——《摘自產前超聲指南》


    作者丨徐恒

    編輯丨小惠

    來源丨超聲俱樂部




    長按關注
    【超聲俱樂部】?
    數萬超人的掌上家園。我們將以不一樣的視野,帶給您不一樣的視界!

    我們不僅可以透視您的身體,也能透視您的心靈。


    歡迎投稿

    ulsclub@qq.com




    我要推薦
    轉發到
    cp彩票